返回

《《龙婿》上门王婿叶凡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百九十二章 获得追我的资格了
没登录或者登录过期,请重新登录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卢本喜轰叶凡下台,郭诗雨她们再度哄堂大笑,早就知道叶凡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卢本喜随便出三道题就让叶凡露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叶凡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无耻了,太不要脸了,卢本喜怎能这样做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生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?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礼堂门口出现了十几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都会长熊农氏,曾经在党参变人参中出现过的龚老,几个龙都中医元老,以及安保人员都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毫不客气呵斥着众人:“吵吵闹闹,有点白衣天使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全都异常的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迎接上去,对着众人嘀咕几句,然后一指叶凡:“熊巡长,他就是叶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,出来,不要影响大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们去会议室,我们需要跟你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不怒而威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不去,我们只能报警,让你去警局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偷答案,死不悔改,考试的奇耻大辱,如传出去,中医满分,将会是医学界最大的笑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几个中医元老也目光鄙夷,显然都认定叶凡作弊。

        龚老则愣在当场,他认出叶凡了,也就想起叶凡的过人医德。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出声劝告:“叶凡,适可而止吧,事情闹大了,你真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子出风头,哗众取宠,不仅得不到我的欣赏,还会让我更加反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希望自己摆平叶凡给熊会长等人留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没有理会郭诗雨,看着熊农氏干脆利落开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熊巡长,我没有偷答案,也没有作弊,所以我不会去会议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求你们现在就给我出题,我当着你和大家的面做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解不出或解错了,就说明我偷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声音很是沉稳:“如果我答对了,您当众给我平反,以及追究相关人员责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她们都觉得叶凡脑子进水了,刚刚做题被打脸,还要当众做题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找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熊巡长,我刚才出了三道题给他做,他一道题都没做对,态度还很恶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忙出声制止:“咱们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熊巡长,叶凡以前就是学管理的,对医学一窍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叶凡不听自己劝告认错,郭诗雨也生气站出来爆叶凡底细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来这里考试,纯粹是为了靠近我,没必要当众再考他了,肯定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,本来我不想说出你底细,想要给你留点面子,但你现在闹成这样,我不能护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脸恨铁不成钢:“你还是赶紧认错,不然后果真的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又是一片哗然,没想到叶凡是学管理的,为了追女人混水摸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大笑一声,盯着叶凡喊道:“叶凡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只是看着熊农氏:“没什么好说的,一考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神情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熊巡长,我觉得可以当众考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龚老忽然冒出一句:“反正出题官都在,有备用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让他受罚受个心服口服,免得以后闹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努力劝说着巡长:“众目睽睽输了,叶凡再厚脸皮,也不会耍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忙出声喊道:“熊巡长,没必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定吧,以德服人,以事实服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作出决定,随后对叶凡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你输了,自己老实交待情况,还要把给你答案的内应招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赢了,我恢复你清白,当众给你道歉,追究相关人员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作风向来果断:“而且还可以答应你,无论你将来比赛到什么地步,我都可以引荐你进入协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挺直身躯: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想要说话,却被熊农氏挥手制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卢理事,别说了,说再多,还不如直接过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双手一背:“你是考官,第一道题,你来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写纸上,直接写在黑板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一千多双眼睛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让人拉来一块活动黑板。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咬牙点点头,随后从脑海中抽出一道题写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某某,女,3岁,因天气炎热,夜晚纳凉过度,晨起发热,汗出,鼻流清涕,自诊受凉感冒,服中成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午后病儿热度增高,T38.5℃,咳嗽,喘促,鼻翼煽动,两肺可闻及干性罗音,口唇青紫,口渴,脉浮滑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病?

        用什么药?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卢本喜洋洋洒洒写了一堆,郭诗雨等考生全都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题绝对超纲了!

        至少比他们现在考的难很多!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中医元老也皱起眉头,虽然认定叶凡偷了答案,但卢本喜出这题有点欺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叶凡没有在意,上台,拿起粉笔,从容不迫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病症分析:该病证为太阳病表证未解,误治后表邪入里,壅滞于肺,致肺热咳喘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邪热壅肺故发热咳喘;热灼津伤故口渴;热邪蒸津外泄故汗出;舌红苔薄黄,脉浮滑数皆里热之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治则:清宣肺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药:麻杏石甘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分钟不到,分析和方案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正确!

        这太荒谬了!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当场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和几个中医元老也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她们呼吸一滞,心里全都一颤,叶凡八成做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卢本喜早跳起来打击叶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他们几个点点头,表示叶凡分析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太快了吧,完全没有仔细推敲,直接扫一眼就出来?太疯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他以前做过这道题目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少考生止不住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,他肯定是以前做过,知道答案,蒙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反应过来,不死心喊道:“龚老,你们来,考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齐望向了叶凡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淡淡一笑:“考!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战意滔天:“考!”

        龚老动作利索上前,在黑板写下一道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她们一看就头晕,好难啊好难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一分钟从容解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学考官卷起袖子出题,心中的经典病例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他们眼神绝望,完全不会做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又是一分钟写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针灸考官,推拿考官,理疗考官继续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出的题目击溃了郭诗雨等考生的信心,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上午考试是多么的渣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再难的题目,都被叶凡从容解开,还都是一分钟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熊农氏亲自上阵,又是一道高深题目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依然一分钟解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针灸考官服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药学考官服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龚老服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他们也都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绝对是医学天才,而且是天才中的天才,毕竟叶凡运气再好,也不可能背下各科考官题目和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出的题目中,有三道题目是他们都还不敢肯定的病例,结果被叶凡剖析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为自己差点错失医学天才生出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龚老趁机上前,把叶凡用人参替代党参一事告知熊农氏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对叶凡更加惊叹佩服,医德兼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全部考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看着熊农氏问道:“熊巡长,你们说,我有没有偷答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笑着摆手:“没有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没有作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不是废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你是中医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150的成绩算不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算,当然算,我还要放榜,全区放榜,全市放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毫不避忌众人目光,上前一把搂住叶凡肩膀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中医的骄傲,从现在起,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再威严,反而说不出的热情:“只要我能帮上忙的,我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中医元老也都纷纷示好,告诉叶凡,有需要随时可以找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知道,一个华佗杯冠军会给龙都分会带来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熊农氏他们的态度,卢本喜感觉到自己的脸颊,被叶凡一巴掌又一巴掌无声抽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也俏脸发烫,难于置信看着叶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无法接受,为她痴迷的叶凡,真是来这里考试的,还是一个医学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巡长,这是卢理事出给叶凡的题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做完了,但卢理事看两眼就丢出窗外,还说他做的乱七八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礼堂考官跑出去,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回来,毫不客气给卢本喜补上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农氏接过一看,正是自己出的事关《伤寒论》病例。

        答案完全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诬陷考生,不敢担当,误人子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巡长目光冰冷盯着卢本喜:

        “卢理事,你医德不行,就地开除出中医协会,还要吊销你的执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家好好反省,反省好了,如果还想从事医学,就重新考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非自己及时出现,叶凡这样的好苗子就被毁掉了,所以他对卢本喜很是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太耻辱了,太打脸了,太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卢本喜面红耳赤,脸颊仿佛都要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刻也呆不住了,只能灰溜溜滚出礼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,恭喜你,获得追我的资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诗雨走到叶凡面前,笑着伸出手:“以后好好表现,很有机会做我男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毫不客气喝出一字: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