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《《龙婿》上门王婿叶凡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百九十五章 郑相思的手印
没登录或者登录过期,请重新登录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叶凡回到一零三厢房,把事情简单跟众人一说,就让唐风花和华烟雨他们先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他可以带着汪清舞迅速离开,但叶凡有自己的考虑,所以他决定留下来会一会血医门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唐风花他们闻言都不肯走,还喊着要报警,不过叶凡却摇头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叶凡再三坚持下,华烟雨他们最终离开了酒吧,但也让独孤殇留下保护叶凡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也没多说什么,叮嘱独孤殇把龟田绑起来后,他就拿出银针给汪清舞救治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喝了一点酒,但不至于醉成不省人事,之所以这样,完全是因为中了迷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速度很快,九根银针落下,让汪清舞情况慢慢好转,脸上红润和身体滚烫也开始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倒了一杯温水灌入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一阵咳嗽后,汪清舞渐渐睁开了美丽眸子,看到面前有一个男人,她下意识挣扎和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你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对叶凡吼叫不已,还去抓茶几上的匕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一把握住她的手,声音轻柔而出:“别激动,我是叶凡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?

        是你?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先是闷哼一声,认出叶凡后欣喜若狂,一把抱住叶凡喊道:“叶凡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是你救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当时虽然中了迷药,但意识并没有完全消掉,只是身体乏力,所以多少能够记起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恰好撞见你,看到你中迷药了,就把你抢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温润一笑,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,随后好奇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你怎会中龟田的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清楚汪清舞的性格,以她的谨慎,不会这样被人下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按照你给的竹叶青配方,酿出了第一批成品酒,让客户品尝一番后都得到高度好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咳嗽一声告诉叶凡:“我还联系了萧沉鱼夫人,她品尝过竹叶青后,马上给了我们一个亿合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萧管家从天城飞过来跟我签约,还给了我五千万订金,这解了公司资金周转问题,还打破了公司困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高兴,就让保镖早点回家休息,自己拿着剩余的两瓶竹叶青来酒吧,准备找几个闺蜜一起喝酒庆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果还没等我叫来闺蜜,一个白发青年就过来搭讪,让我陪他去厢房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毫不犹豫拒绝,他也没多说什么就走了,我以为这只是小插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没想到,半个小时后,一个胖子,就是那个龟田冒出来了,带着几个人让我去见什么青木少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他滚,还叫保安轰他,可几个保安过来了,却被一个刀疤汉子一句话打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见状不妙要走人,龟田就洒出粉末,我脑袋瞬间一晕,全身无力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就被他们搀扶着离开位置……”她眸子闪烁一抹怒意,端着温水连喝几大口,恨不得把龟田和青木碎尸万段,今晚如非叶凡,怕是要清白不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王八蛋就会玩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微微眯起眼睛:“最可恨的是,还有人助纣为虐,你认识刀疤汉子几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认识,但看样子来头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呼出一口长气:“这酒吧背景不小,保安也都牛哄哄,可看到刀疤汉子却如老鼠见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有意无意开口:“他们靠山是郑家,我还以为你会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家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先是一怔,随后咬牙切齿:“怪不得做龟田走狗,原来是郑家人,估计不是三少郑俊卿就是五小姐郑相思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家只有他们两个跟阳国人走得最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是愤怒:“王八蛋,连我主意都敢打,我一定要找他们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扬起一抹笑容,手指一点角落的龟田:“我把龟田背椎打断了,还伤了五个人,因为不想被他们暗中报复,所以我给他们留下了厢房号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五分钟左右,他们就会冲进来,你要不要先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间,他给自己开了一瓶啤酒,晃悠悠喝着,等待汪清舞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走一起走,你不走,我也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俏脸很是坚定:“再说了,我也未必怕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惹事生非,但也不代表惧怕惹事,随后,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眼神柔和:“放心,有我在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楼上的一个奢华厢房里,拖着腿回去的刀疤汉子他们敲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刀疤汉子在几十人的惊讶目光中,气喘吁吁挪到中间沙发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发上,坐着一个白发青年和一个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发青年身材修长,鼻子高挺,眸子蕴含笑意,却始终如毒蛇一样冰冷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衣女子二十多岁,瓜子脸,樱桃嘴,身材曼妙,双腿笔直,不穿丝袜,却依然光滑无暇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发青年,血医门天骄,青木三郎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衣女子,郑家五小姐,郑相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刀疤汉子他们重伤,郑相思没有吱声,连脸色都没有变,保持风轻云淡喝酒,好像受伤的不是她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我们被一个混蛋小子偷袭了……”刀疤汉子嘴角牵动说了出来:“他不仅打伤我们,把那女人抢走,还留下门牌号给小姐,说有本事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事情简述了一遍,当然,避重就轻,还把叶凡出手说出偷袭,给自己留一点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龟田先生也被他们拿住了,背椎都被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他艰难挤出一句:“郑小姐,那小子实在太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一番话,厢房站在四周的保镖全都震惊,他们实在无法想象,哪个脑子进水的家伙,敢这样对郑家人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把郑家的贵客龟田打成残废。

        伤人的家伙,完了,连带他家人和背后势力,都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手下被废,青木微微眯起眼睛:“报了我们名号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刀疤汉子忙点头:“我说了我们郑家人,龟田先生是血医门的人,可对方完全无视,还说干的就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木三郎眼里闪过一抹怒意,不过很快又消失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恨不得马上冲过去踩死叶凡,可知道这事不用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他的怒火,郑相思只怕更愤怒,毕竟他是客人,主人保护不力,丢的是主人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只是悠悠笑了笑:“有点意思,不过这也正常,血医门在龙都没什么根基,被人看不起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当初的凌会长她们也不会命丧南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木三郎一副妥协的态势,但谁都知道他以退为进刺激郑相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相思瞥了青木三郎一眼,知道他想些什么,只是她并没有怒气冲冲,连喝酒的姿势都没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紧不慢把红酒喝完,然后才望向刀疤汉子淡淡开口:“郑家和血医门这么大的体量这么深的底蕴,一个非五大家子侄的人,竟然敢跟我们叫板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笑容突然变得甜美:“看来真有人嫌命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刀疤汉子想到叶凡不屑血医门和郑家样子,心里一动提醒:“小姐,估计对方也有点背景……”“背景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相思双腿一错,高跟鞋尖微微挑起,眼神很是不屑:“有多硬背景?

        硬得过我们郑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——”她打出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光头男子马上上前一步,伸出铁棍一样的手臂,张开右手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相思拿出一支口红,在他掌心龙飞凤舞写下自己名字:郑相思!写完之后,她把口红一丢,宛如皇后一样下旨:“去,带着本小姐手印去找那不长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自己把打人的手打断,再把青木少爷看上的女人送过来赔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他,我只给他一次活命机会……”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