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《《龙婿》上门王婿叶凡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六百零一章 把这秘方给我拿过来
没登录或者登录过期,请重新登录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叶凡一个电话打给了杨红星,很直接给他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相思开始不相信叶凡能叫来杨红星,依然不断调遣精锐前来包围叶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,她无论如何要弄死叶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十五分钟不到,大批制服男子荷枪实弹涌入,二话不说就把在场众人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看戏的汪翘楚搬出身份都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制服男子一个个残酷无情,丝毫不给汪翘楚和郑相思通融,还射翻几个想要偷偷跑掉的阳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多号人全部被抓去六方分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审,一个个查,一折腾就是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一如既往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不仅没有丝毫焦虑,还多了一份看戏的心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看看杨红星会怎么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老弟,你这是将了我哥一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杨剑雄端着一份早餐走进去,脸上带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拿起豆浆和包子吃起来:“我是给他制造立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家小姐被下药,郑家打手助纣为虐,血医门三死三伤,连玄婆这种人物都被你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剑雄扯开一个衣领扣子:“事情听着就够复杂,你还把它摆在台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个晚上,我哥电话就没停过,汪家的,郑家的,阳国人的,几乎打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我哥现在头疼的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显然能够体会到杨红星的难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,按照程序来走,杨红星会得罪一堆人,如果处理不到位,又会被叶凡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张玄一案,叶凡可是关押了好些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碗水不端平,杨红星声誉也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一口喝完豆浆:“我相信,杨老大会秉公执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笃笃笃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话音落下,柳寒烟走入了进来,拿着一份文件开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,你可以保释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顺手抓起桌上一个包子啃起来,忙活一晚,她也饿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剑雄一愣:“处理结果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事情涉及叶凡,杨剑雄担心大哥逆反心理,所以干脆不闻不问,免得让叶凡处境更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听到柳寒烟说叶凡能够保释,他就止不住生出惊讶: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也生出兴趣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汪翘楚一伙释放,血医门被阳国担保,在医院看护青木三郎,但不得离境,还要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寒烟没有隐瞒:“郑相思涉及多项犯罪,也要暂时扣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木三郎因为心脏受损,面临植物人下场,官方暂时不采取措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救人有功,杀伐也是自卫,但手段过当,所以只能保释,无法无罪释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也要随传随到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寒烟一口气把初步结果说出来:“还有,保释金要一百万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老大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赞许了一句:“对事不对人,起码没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剑雄苦笑一声:“但他把血医门和郑家得罪死了,以后怕是有不小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杨老大能调过来主持大局,就表明有人需要他这一把利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拍拍杨剑雄的肩膀:“郑家动不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了,我回金芝林看书了,一个星期后,还要参加市级比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就抓起外套,拍拍手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剑雄看着叶凡背影,想要说一说侄女的伤势,但想到大哥还是没有低头,他又只能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哥和叶凡交好,只怕还要波折一段时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正要交保释金,柳寒烟却告知已经交了,他拿过回执一看,竟然是汪清舞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笑,拍拍脸出门,走到外面,一阵新鲜空气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一个甜脆声音喊了过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候已久的汪清舞尖叫一声,毫不避忌冲上来,一把抱住叶凡蹭来蹭去,欣喜若狂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出来了,你真出来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度担心叶凡被郑家强势踩死,毕竟郑家底蕴不是叶凡能比,而且叶凡也确实杀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没想到叶凡能保释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郑相思却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见义勇为,当然可以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笑着把女人从身上拉下来:“再说了,有汪小姐你罩着,我也不可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别赞我了,一赞,我就更脸红更惭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白了叶凡一眼,还伸手一摸叶凡的脸颊: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你救了我,还为了惩罚了坏人,我却庇护不了你,我真是太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叶凡昨晚被自己‘出卖’,哪怕是被汪翘楚强制离开,汪清舞心里也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让她对汪翘楚有了强烈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想太多,昨晚你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宽慰一句:“只是局势不由你控制,所以你没必要愧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得出,汪清舞是真心对自己的,如果自己昨晚出事了,只怕她真会自杀给自己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样简单却执着的女人,叶凡总是发自心底的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我就愧疚,我准备把公司分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昂起了那张俏脸:“以后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历过昨晚风波,汪清舞坚定了自己决心,以后要跟叶凡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苦笑一声:“这些事,以后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挽住叶凡的手臂:“走,你饿了一个晚上,我带你去茶楼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女人的温柔,叶凡头皮发麻:“不用了,我吃过了,我叫车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要把汪清舞的手指挪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手给我放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怒吼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汪翘楚就冲过来,还从保镖腰身抓起一把匕首,气势汹汹指向叶凡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碰我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只是想要匕首吓唬叶凡,但汪清舞却俏脸一紧,本能伸出左手一把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匕首被汪清舞抓住,刀刃瞬间割破她的掌心,一股鲜血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闷哼一声:“不准伤害叶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舞!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见状忙松开刀柄:“快叫医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也一个转身扶住汪清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把匕首一转,换了一只手握住刀柄,然后架在自己脖子上:

        “全部给我退后,谁敢伤害叶凡,我就死给他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咬着嘴唇向汪翘楚喝道:“滚,汪翘楚,我跟叶凡的事不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和十几个同伴见状不敢靠前,担心刺激到汪清舞割破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激动,我给你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忙抓住汪清舞流血的掌心,拿纸巾小心翼翼擦拭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,你这个卑鄙小人,你有什么仇恨,你冲着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看着叶凡喝出一声:“你拿我妹妹做筹码,你算什么男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翘楚,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护在叶凡前面,跟哥哥针锋相对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叶凡,我早死在鬼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叶凡,我昨晚就被人污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叶凡,龟田和青木的仇就没法报 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毫不客气叫板汪翘楚:

        “汪翘楚,叶凡不是男人,你更是一个废物,连妹妹都保护不了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清舞,你无可救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对妹妹恨铁不成钢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是绝不会同意你跟叶凡厮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跟他一起,不仅会害死你,也会害死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直接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不为所动:“我也告诉你,我保护不了叶凡,但我可以跟他一起死,他出事,就是我出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被妹妹气死: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凡,我告诉你,离我妹远点,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汪清舞鱼死网破的样子,汪翘楚不敢对妹妹发火,只能对叶凡吼出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让我看到你靠近我妹,我一定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决不能让叶凡跟妹妹在一起,更不能让叶凡用妹妹来伤害汪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清舞是远是近,你说了不算,汪家也说了不算,只有清舞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瞥了汪翘楚一眼:“她不让我滚蛋,我就不会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舞这个朋友,我是交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拳头止不住攒紧,想要动手却最终忍耐,除了妹妹和警方两个因素外,还有就是叶凡的身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步了玄婆后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咬牙切齿:“叶凡,你一意孤行,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少,别小人之心了,你借着靠近唐若雪来伤害我,却不代表我会用清舞伤害汪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没有再理会汪翘楚的怨恨,从怀中掏出半瓶“若雪白药”,然后对着汪清舞掌心倾泻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下意识问道:“叶凡,这是什么啊?那么清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很老实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自己配制的创伤药,叫若雪白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秒止血,十秒止痛,一分钟结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声音轻柔:“用了这药,你很快就会好的,而且不会留下疤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汪清舞一脸欣喜:“是吗?你好厉害啊,能配制出这样的药,比我们家的创伤药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一笑:“我也是运气好,恰好得了一个古秘方,就配制出来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效果不错的话,过些日子我去申请专利,到时进行量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轻轻吹着汪清舞的手:“我想,它一定能赚不少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分钟结疤,不吹你会死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正要说叶凡装神弄鬼,却很快瞳孔凝聚成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震惊发现,一分钟后,叶凡拿湿纸巾擦拭妹妹掌心,伤口不仅不流血了,还真的结了一道暗红色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药,太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一阵骇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汪翘楚收敛起怒意,一言不发带人离开,随后钻入自己的加长林肯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坐入车里,他就拿出手机打了出去:

        “元画,叶凡手里有个创伤药秘方,叫若雪白药,效果是我们一百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惜代价,不择手段,把这秘方给我拿过来……”
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